当前位置:首页 - 下属公司 - 台州市路马公司 - 新闻动态 - 详细内容

致敬!阮卫民:坚守抗台一线 打通生命通道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来源:台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阅读次数:3433

【编者按】

    8月10日凌晨1点45分,超强台风“利奇马”在台州温岭城南镇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6级。临海,受灾严重,满城积水。阮卫民,路马公司信号灯、护栏外勤组组长,千钧一发的时刻,主动带领团队与临海当地交警一同并肩作战。

    三天三夜没回家,三天没洗澡,吃的是泡面和矿泉水。在他的带领下,抢险小分队抢通了57个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冒着信号灯有可能漏电的危险,他义无反顾地穿行在抢修的各个路口,他们抢通的是生命的通道。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台风期间,阮卫民的妻女在临海老家避险,水漫过了一层楼,娘俩依偎在二楼,停水停电,吃都没得吃。在“大家”与“小家”之间,阮卫民,这个有担当的汉子,挑起的是“大家”的担子。

    下面要编发的这篇文章,来自王中宣,他是阮卫民的徒弟。我们来看看徒弟眼中的阮卫民是一个怎样的“铁汉”。王中宣告诉我,自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回想这三天三夜所经历的点点滴滴,竟然不禁地流下泪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我想,这泪,是带着暖,带着温度,带着感动,带着敬佩的!


师父的老布鞋

--记路马公司抗台抢险先进人物阮卫民


【简介】阮卫民,男,汉族,1980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2003年9月进入台州市路马交通安全设施有限公司,目前任信号灯、护栏外勤组组长。他负责台州地区信号灯、护栏的施工与维护,曾获2018年台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我叫王中宣,于2018年11月,进入路马公司,阮卫民是我的师父,他总这样跟我说,别叫师父,叫哥,哥罩着你。在我眼里师父不仅保护着我、教会我信号灯的维护技术,更是通过维护信号灯的正常运行保卫着临海古城的交通。


2019年8月9日,受70年来最强台风“利奇马”的影响,“千年古城”临海经历了一场堪比好莱坞大片的台风灾难,一片汪洋,满目疮痍,城中到处断水、断电、网络中断。全城的信号机箱基本上泡在了水里,没有信号灯的指示,临海古城变成了临海“堵城”。堵车不仅仅造成了车辆泡水、人员伤亡等一系列损失,更是使救援车辆和皮划艇无法第一时间到达救灾一线。


8月9日上午,集团公司将应急预案提升至一级响应,路马公司领导立即组织人员疏散,物资转移,开始值班待命,我与师父负责临海市信号灯的维护与抢修。师父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今晚可能不回家了,我们必须24小时全天候在一线待命,我打完电话听师父也在跟家人打电话,让老婆女儿到乡下老家避险。


 

8月9日傍晚,我将工具箱和备用信号机等抢修物资装上车,师父提着一双黑色胶鞋给我,我换上胶鞋却发现师父还是穿着那双老布鞋,布鞋已经湿透了,原来师父将仅剩的一双胶鞋给了我,他那双湿透的老布鞋伴随着他走过了接下来的三天三夜。


师父命令我上车,我们开始与时间赛跑,顶着初具规模的大风大雨从下桥路与人民路路口到江南大道与七一河路路口,从104国道与向阳路路口到104西过境与花溪路路口,总共57个十字路口,从关闭信号灯的控制中枢电源,到对信号机的加高维护,完成第一项预防工作后,已经到了晚上的十点钟,师父问我饿吗,我说不饿,师父笑我说:我都饿了你能不饿?我们坐在皮卡车的驾驶室里,台风天的第一顿晚饭是一人两桶泡面,师父说多吃点,下一顿不知道什么时候吃了。



8月10日清晨5点,当大部分人都还在沉睡时,师父将我从躺椅上叫起,单位停电停水,一人喝了一瓶矿泉水,穿上胶鞋雨衣我们准备出发,师父还是穿着那双老布鞋,此时的老布鞋经过一夜的晾晒已经干了,但上面满是泥迹。下了一夜的暴雨,单位所在的大桥路部分路面已经水漫及腰了


“哥,今天还是那57个路口吗,”我故作轻松问道,师父面色凝重没有回答我,这么大的水怕是很多路连车都开不进去了。江南大道与靖江南路路口,信号机箱已经被大水漫过一半,师父二话不说淌着一米多的水往机器方向走,“你不要过来,这里线路多有可能漏电,”师父不让我过去,我抱着工具箱站在不远处,机器还未完全泡水,但必须马上拆下信号机箱防止水位上涨淹没机器,兵贵神速!“快!拿尖嘴钳过来!,”我应声回过神并将尖嘴钳递过去,师父果断剪短电线,并包上胶布,拆下机箱,信号机完好无损。此时师父的脸上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亦或是溅起的洪水。



8月10日晚上6点,水位越涨越高,很多路连皮卡车都无法通行,经过一天的奋战师父带着我走了近三十个十字路口,检修了近四十台信号机,回到单位两人已经全身都湿透了,“一天没吃饭,晚上要通宵值班,咱得吃点好的,”说完拿来四桶泡面外加两根火腿肠,没有开水,我们就着矿泉水干啃。


师父告诉我,年轻人在该吃苦的时候就必须吃点苦,与其安逸得过一生,不如为了理想而努力拼搏,当你老了会发现自己年轻时候的模样是那么得帅气。我看着师父黝黑并带着些许泥迹的脸庞,发自内心得感觉到他的帅气。



8月11日,临海城区部分地区洪水退去,但一些地方还是一片汪洋,信号灯抢修进入攻坚阶段。江南与七一路口已恢复、君泰路口已恢复、鹿城路与巾山路路口已恢复,师父实时向临海交警上报信号灯恢复情况,临海城区道路交通逐渐恢复正常。



受到临海交警和单位领导的肯定,师父干活的时候更卖力了。可师父也是一个普通人,是妻子的丈夫,是孩子的父亲,他顾得上信号灯的抢修,却顾及不到自己的小家。“老婆女儿在乡下老家,现在水漫过了一层楼,她俩躲在二层楼避险,停水停电,吃都没得吃。”师父边拧着信号机的螺丝边自言自语。


如果师父在家,他还能想想办法带家人到安全的地方避险;

如果师父在家,外面大风呼啸时,他的女儿也不至于嚎啕大哭;

如果师父在家,他的妻子不至于在孩子面前故作镇静,还要独自照顾孩子。


在忙碌的间隙,师父会尝试着给妻子打个电话或发个微信,信号好的时候能接通,问问情况怎么样,除了给妻子加油打气,他什么也做不了,更让人揪心的是,信号不好的时候占大多数,总是失去联系。



三天三夜没回家,三天没洗澡,吃的是泡面和矿泉水,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穿的是一双老布鞋,这就是我的师父,这就是路马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信息来源:路马公司 

 小编:青青




版权所有:台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浙ICP备08526979号